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胎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孔泽瞿忍着收拾雷让的冲动,只一铲子将花土挖了个深。

    雷让瞧见了他哥的动作,咋着嘴装模作样想了想,勉强又挤出了一句“那丫头没问您,人自个儿开始上学了,挺好。”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雷让就这么笼统的“挺好挺好”半天,孔泽瞿终究是火气上来了,转身问“没了?”

    “没了。”雷让说。

    “就这些”

    “就这些。”

    如此孔泽瞿就没再说话了,又转过去弄那花花草草。雷让偷着瞧了瞧,觉得他哥对于他说的这些好像是不太满意,可他看见那丫头就是这个样子,难不成还要把一天仨顿吃了啥上了几次厕所都要报告?

    孔泽瞿一个人在窗户前弄了半天,终于拍拍手走过来了,进去洗了个手出来,自言自语似的说“挺好就好,挺好就好。”语气颇有些伤感一样的释然。

    如此雷让就什么戏谑的心情都没有了,这才细细瞧了瞧他哥,赫然发现他哥那衬衫肩膀缝往下掉了几分,腰间的布料也比往日松了些,雷让讶然,半晌无言。

    有多少年孔泽瞿的模样不曾变过了,甚至多少年了体重浮动也就在一斤上下。他的心情和饮食甚至工作都在他控制范围内,有什么波动也影响不到他的人,他的衣服也是定做的,模样款式都成年不变,因而雷让印象中他哥就总是一个模样,没有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老的时候,没有胖的时候,也没有瘦的时候,就是一个样子,就是孔泽瞿的样子,这是孔泽瞿的能耐,也是他异于常人可怕的地方。

    只唯一长了白头发是不是和玉玦那丫头有关,雷让模模糊糊的回忆,然后看着眼前的老大哥,只心惊,心道大约他们几个谁都不曾真正知道过他哥。

    如此雷让只惭愧,只汗颜,他们几个自诩是孔泽瞿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觉得很是了解了他哥,几天前凑在一起还说起了他哥和玉玦的事情,说他哥大约是生下来就和他们不一样,神仙一样七情六欲随心可以控制。

    现在看来神仙也是从凡间升上去的,大约也还是有点尘世的味道的。

    “哥,要不我给你找个做饭的?”雷让那么一个人想了半天,冷不丁冒了这么一句。

    孔泽瞿莫名,“不用。”

    “要不我们几个轮流在你这儿搭伙,你回来直接吃就成。”

    “废话什么!”孔泽瞿训斥,看雷让的眼神,大约也是知道了雷让想什么,他也是觉出了自己近些时日清减了一点,只是这么个忙下去当然要清减些。

    孔泽瞿很忙,比过去几十年都要忙,甚至他这些时日他又开始学习,成天间的开始看书,和穆梁丘见的时间比往常多了很多,总之是个无比忙碌的样子。

    “没事儿了就走吧。”孔泽瞿轰雷让走人,处在某个位置时间长了,他甚至开始不习惯那些寻常的关心。

    雷让还想说什么,孔泽瞿不耐烦,起身径自要干自己的事情去了,雷让也就咽下话出门。

    雷让一走,这屋里重新只有一个人,孔泽瞿和往日一样进了书房,坐下却是盯着虚空中的一点发怔。听见雷让说那孩子过的很好孔泽瞿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愤怒起来,大约是觉得自己都受了点影响,那孩子怎么就没半点受影响的样子,甚至都没有给他任何联系,不忿了半天,发现自己这样孔泽瞿自己连忙收住了这种情绪,真想看那孩子伤心?不想的。只是那会收住情绪这会没人的时候又有些了,那孩子对他没有感情?不相信。那为什么活的那么好呢?

    发觉自己开始在这种事情上患得患失孔泽瞿震惊,半晌开始干自己的事,总之无论如何那孩子往后就跟着自己了,人呢,他要下了。

    只是这个往后稍微后了一点。

    孔泽瞿的日子那么过,玉玦的日子也那么过,她已经完全作息规律了,上学放学看资料做研究,这一个月半夜再没有醒来过,夜半上厕所的时候再没有试图去寻找过谁,她只是发觉自己的白天过的超快,晚上也过的超快,早早上床一睁眼就是天大亮。

    这期间雷让又来了一回,玉玦已经完全习惯家里多出另外一个人了,只是对于自己的存在有些不好意思,这房子本来是闻思修的,现在人家两个人也要过两口子的生活,她在人家总顾忌着她束手束脚的放不开,玉玦甚至想着要不要开始看房子自己一个人住。

    然而,这种念头在一个月之后就没有了。

    “你快放开我,一会玉玦要回来了。”闻思修涨红着脸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瞄一眼窗户外面,这个天色玉玦该是回来的时候。

    “回来就回来,我关着门呢。”雷让亢奋的不能自己,一胳膊使劲儿折着闻思修胳膊不让动,三两下已经将人衣服脱了个差不多,总之重点部位都露在外面了,这一回他足足有两个礼拜没来了,真是想的很了。

    、

    闻思修使劲儿挣扎,可怎么能奈何得了这人,这人是黑道头子,治服自己简直跟玩儿一样,又头脸满是这人的气息,颈间被啃咬喷洒了灼热的呼吸,一时间身体也是热起来,虽还是推打着人家肩膀,可到底是弱了些。

    “乖乖,我一会儿就好。”雷让察觉了闻思修身体软下来,凑上去哄身下人,将身下人唇舌含进去辗转反侧很是吸吮亲昵了一番,对于将吊书袋的串儿爱人哄得手软脚软他总是能瞬间生出满足感。

    闻思修的身体就彻底软下来,由着自己衣衫被脱了个干净,双腿也被架到人家肩上被叠出了个不堪的姿势。两人已经熟悉对方身体,雷让是久经沙场,对于怎么让闻思修发疯自是比一般人懂。

    闻思修闭着眼睛感觉自己股间被雷让口唇滋润着,羞、耻的眼睛发红,他算是地地道道的外国人,可对于这种事情总是不能像身上人那样狂浪。等被进入的时候闻思修头昏脑涨,只攀着雷让臂膀大喘气。

    如此,这两个人就都进入了情热阶段,酣畅淋漓的你来我往,都是壮年时候,对于这种事情正是食髓知味怎么都不够的年龄,不知玉玦早早就回来了,也当然不知道一回来她人就昏倒在地上了。

    玉玦今天回来的比往常晚了些,她今天又跟着同学去广场上摆摊儿,好久没有做这样的事情玉玦本来很是愉快,只是结束之后往回走就觉得浑身没劲儿的厉害,眼前也开始花,甚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