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月亮明晃晃,高挂树枝上。鸟儿随枝睡,我自随风荡。

    远处飘来的像一只幽灵,鬼魅的身影没人瞧得清他的面目也无人看得清他的脚步。江湖中拥有这般轻功的人实在少的可怜,他们是孤独的。孤独的人往往能成功,他们耐得住寂寞。幽灵似乎越来越慢,最终他停下来了。他站在黄沙堆积的最高点向远处望去,眼睛里充满寂寞与无聊。他当然寂寞,人到达的高度越高理解的东西越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被煎熬、痛苦无情蹂躏折磨;他的确更是无聊,不然他就不会经常和别人打赌去偷东西,而他偷的东西却不一定是最珍贵的,但却是最有难度的,他打的赌有时候更是令人无语和难以理解,他可以为了一块牛皮糖去偷芙蓉女侠身上的腰带,让芙蓉女侠追杀;也可以为了一锭银子去偷京城第一美男的一条眉毛;当没人与他打赌的时候他就发疯的去偷别人的最珍贵的东西。他可以有理由的去偷也可以没所谓的去偷,一切皆由他心情而定,因此有人偷偷地送他一个外号“疯神偷”。为什么是偷偷地送,谁想一下都能明白。

    这位偷王已经偷到他想要的东西,他还是没有失手。只是他的骄傲与寂寞又加深了。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寂寞得像一朵寒梅,人们只懂得欣赏她的美而不懂得理解他的寂寞,理解那种经过千锤百炼的寂寞。这种人盛开的地方是最苛刻最严厉的,以至于他生来就是冷漠的,骨子里满是对世界的漠视,他们永远孤独的守在自己的心田,从不肯离开一步。

    顾秋白是这样的人吗?

    答案:是的。他正在海峰城内不快不慢的走着,步调跟街上行人的一样。他身上永远穿着白色的衣服,既不华丽也不落俗,可一眼看过去就会觉得他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走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栈,众人纷纷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天啊!世间怎么会有这样英俊之人,英气直逼人面。他好像天生就有这种非同一般的魅力,走到哪里都能引起所有人的关注。据说一个守身多年的寡妇在见着他后就一直要逼着他成亲。

    这时楼上下来了个人,书生打扮,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眉清目秀,也是穿一身白衣。当他看见顾秋白时也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顾秋白道“你踩到我的鞋了”。

    那书生却好像没听见一般。

    “请把你的脚挪开一下”。顾秋白冷冷的说道。

    “哦,额”。书生结结巴巴的说着脚却未曾离开,好在旁边有人提醒他,他才缓缓将脚挪开。

    “这位少侠,能否与你共饮一杯”。那刚刚提醒书生的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顾秋白。

    “你是夕阳白吗”。那人愉快而小心地问道。

    “不是”。

    “当真不是?”

    “不是”。

    不是,那就一定不是,如果夕阳白自己都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夕阳白,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不是夕阳白。

    那人道,“想不到天下间除了夕阳白还会有如此魅力的男人,若是能让我同时见到二位那就真不枉此生了”。

    顾秋白将剑放到桌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将那人放在眼里,仿佛这里有多少人也不关他的事。只是他眼里已经多了寒冷的敌意。若是你将这个敌意会意做对他面前这个人的话,那你就实在大错特错了。顾秋白这一生能让他妒忌的只有名满天下的夕阳白,——这个绝世的妖孽。不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将会把他和夕阳白比较。很多次,人们直接把他当做夕阳白,不论他怎么辩白谁也不相信。因此他发誓: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不容许夕阳白再留人世。他要杀了夕阳白。

    顾秋白道,“你不会再见到他了”。

    那人道,“为什么?”

    顾秋白道,“我将会杀了他”。

    “哈哈,我相信你,但也同样相信他会杀了你”。他是不是疯了,他居然相信这世上还有人能杀得了夕阳白?这连顾秋白也有些诧异了,眼前这个人竟然相信他,可是他们连面都没见过。不管怎样他心里稍稍暖和了一下。

    他也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来,一蓑布衣,头发微白,一副瘦骨嶙峋的躯体,浑身有一股精气神让人望而生畏,这种精气神是没法用语言去形容的,顾秋白却知道这种气场需要千锤百炼才会形成。他的脚出奇的大,脚底的草鞋像没穿一样。顾秋白越看越不觉得对劲,又说不上哪里错了。

    “这样,我带你去找他,如何”。那人道。

    “你想死吗”。顾秋白似乎不领情,他要做的事情从来不捞别人帮忙。谁帮他的忙谁就得死。

    那人似乎并不生气,反而露出了微笑,他道“既然你不要我帮忙,那我也不好自作多情,等你战胜夕阳白我们再相会”。说完就走了。

    一个走了另一个却来了。

    “刚才的话我听到了”。

    说话的是刚才踩着他的那个白面书生,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眉宇间透出一股贵气,身后跟着一个书童。

    顾秋白还是一言不发,像根木头似的坐在那里。他本来是来吃饭的,现在胃口又被打搅了。他本来应该生气,但他已经习惯了。何况他还想着那句话。

    我将会杀了他。

    他终于讲这句说出来了。他明白,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他就不能收回,他更不可以收回。这句话已经在他心里很久,他一直到今天才说出来,说出来之后他的心情却并不轻松,反而更加沉重。沉重到他不敢去想任何事。

    那书童见顾秋白半天不理自家公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忙上前大声喝道,“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家公子问你话呢”。

    “你是问我还是问它”顾秋白看着桌上的剑冷冷的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