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怪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春天的酒是带着醉意的江南美女,夏天的酒像个北方烈性女子,秋天的酒是万千的离愁,冬天的酒则是梅花的余香,怪剑管不了的酒却是奇怪无比。

    假如一壶酒你无论如何也喝不出它的味道,这酒虽然没有任何的味道却是最容易醉人的,你说它怪不怪。管不了的酒虽然没有酒味,但是从来没人敢尝他的酒,因为想尝他的酒就得先尝他的剑,尝怪剑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从来没人敢主动提出要喝他的酒。当然,江湖中依然有喝过他的酒却没尝过他的剑的人,而且只能有一个人,那个人便是落花剑客夕阳白。武林中好像永远没有夕阳白想不到和做不了的事,这是专属于夕阳白的魅力,很多时候别人问他为什么可以做许许多多的了不起的事情,而他总是耸耸肩,仿佛他自己什么都没做一般。所以若江湖中还有能喝到怪剑管不了的怪酒的话那个人除了夕阳白就再也没其他人了。

    管不了的酒是自己酿制的,每个人都知道他有一件秘制的烤酒工具,这件烤酒的工具不大不小,刚好够烤出一壶他随常别在腰间葫芦的酒,一滴不多一滴不少。他的酒具奇怪,腰间葫芦的形状也十分奇特,它身上邹巴巴的纹路十分怪异,字不像字画不像画,好像天生下来就和他的酒跟人是绝配。

    管不了独自坐在一个人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又独自一人喝着他的酒。一口酒再配上一口的肥肠,炒的香香脆脆的肥肠。每喝一口酒每夹一块菜就要他就要拂一次遮在眼前的头发,每拂一次头发他就要喝上一小口跟吃上一小块。两个时辰过去了,他毫不厌烦的周而往复重复这个动作。他的怪剑,剑长三尺,用一张十分舒适的牛皮抱着,只有剑柄露在外面,那把剑从一开始就靠在他的大腿上一动不动。人们里里外外满进慢出,却始终没人敢碰这口剑,因为能碰这口剑的人不多,而管不了也在等能碰这柄剑的人。从两年前,这把怪剑割下吴哥窑老大张廷卫的头颅时,它已经休息两年了。从那时起,管不了一直在等可以碰碰这把剑的人,一个月前他终于听到一个消息:

    白衣舞炔剑纵横,

    三虎关外头点地。

    陌上把那珍珠摘,

    不及一剑震九州。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便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的从江南赶往中原,终于在三天前他赶来了。他相信这个人一定不会让他失望。这个人就是顾秋白,现在他心中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喝酒,然后就是等待,耐心的等待。

    晏莲儿还是坐在靠近柜台的位置,她的屁股做得非常的安稳,好像外面发生天大的事也与她无关。可实际上她的手正在冒着热汗,她的心里更加激动。

    晏莲儿道“好丫头,要不咱们也去前面看看吧,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高手比武呢”。

    好丫头道“小姐,你别开玩笑了,刀剑无眼,要是一不小心把小姐你弄伤了我怎么向老爷交代”。

    晏莲儿道“好丫头,就看一丢丢,好不好”

    好丫头道”不行,小姐你是金枝玉叶,可不能冒险,你要是喜欢看人比武,回去你想看多少就看多少”。

    晏莲儿道“好丫头啊好丫头,那多闷哪,家里那些下人们哪个有他们厉害,天下第一镖局的大当家可是江湖上公认的一等一的高手”。

    晏莲儿一直带着恳求的语气,她与好丫头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早已深似海所以她从不会以命令的口吻去叫好丫头做事,这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好丫头才是大小姐。

    好丫头撅起嘴来,她决计不敢让晏莲儿冒这个险的,否则晏莲儿出了事情她也难逃其咎。可是晏莲儿从小就在山庄长大,不曾到过山庄以外的地方,她所听到的江湖全是好丫头在外边听来的,所以她怎么可能放过这个难得机会呢。

    晏莲儿拨开人群,然后就看见圆月飞齿已经被孤鸿飞燕捏在手中,他的目光充满杀气,脚步呈八字张开,一把剑已经向他飞来。那剑不短不长刚好三尺,却十分狭窄,江湖中好像没听过有谁用这样的剑,因为这样的剑是比较吃亏的,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它不长不短而且还要纤细,在体型上也是没有任何优势。可是这样一把剑,在黑衣人的手中却使用的变化莫测。在他拔剑的那一刻是无比坚决,无比冷静,剑又准又快的飞向孤鸿飞燕。剑在飞行时变化莫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实忽虚,让人捉摸不透,即使是多年的老江湖孤鸿飞燕也一时不敢妄动,可他终究摸爬滚打多年,交战的经验必定十分丰富,所以他懂得以静制动。老鹰在追捕野兔时,野兔时常在闪躲,可是老鹰只要瞅准它静下来的那一刻,那一刻老鹰必定一击致命。孤鸿飞燕的飞齿没有动,一直握在他的手里,他是在寻找一个机会,等待黑衣人露出破绽,终于,他等到了一个机会,黑衣人的剑马上就要刺在他的胸口上,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圆月飞齿已经挡住了剑尖。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的剑一击不中便又连刺三剑,他这三剑分别刺向孤鸿飞燕的头和左肩、右肩,这三剑使得非常巧妙、灵动无比。孤鸿飞燕脚底突然像生风了一般,他的身子向后一倒,飞齿架在头顶,说时迟那时快,但听“铛”地一声,黑衣人和孤鸿飞燕已经分开两米远。

    他们交手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这几秒钟却足以震撼到晏莲儿的内心。在小时候,晏莲儿一直听说江湖中的高手如云,能者林立,今日一战果真是开了她的眼见,她的内心无比激动和忐忑,她听说高手彼时往往非死即伤。可是这样的想法总是在她的好奇心浓浓后掩盖得密不透风,好奇心使她想要看见高手生死决斗的那瞬间,那一刻就像生死的距离只有一线,可是那一线之间仿佛永生,能开出生命的灿烂之花。现在她终于明白最美丽的风景总在绝险之处。

    说时迟那时快,在孤鸿飞燕落地的瞬间,他突然将飞齿飞向了黑衣人,黑衣人的剑已在手上,他的剑握得并不是特别的紧,孤鸿飞燕的弯齿却是非常的有力,而且他的飞齿非但有力而且很快很准,简直就像电光火石之间弯齿已飞到黑衣人面前。

    说时迟那时快,圆月弯齿还未与剑相遇就被一颗花生米打飞了。

    这颗花生米真是厉害,它居然能以脆弱的身躯同时击飞两件坚硬的兵器。花生本生与木头一样是不会动的,只有别人用了之后才会动。可是谁也没有见到它是被谁用的,晏莲儿也不知道,可是她的脑袋却闪过一个念头,不管是谁仍的花生,这个人的武功定然在黑衣人和孤鸿飞燕之上。

    晏莲儿想的不错,高手在场黑衣人和孤鸿飞燕已经停止了打斗,他们不得不停止打斗,因为他们技不如人。刚才如果那个人偷袭的不是两件兵器而是人的话,那么孤鸿飞燕和黑衣人已经命丧黄泉了,所以他们不能动也不敢动,他们还不明白这个人是敌是友。

    就在所有人惊愕之际,一双大的跟船一样的脚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现在所有人都已认得这双脚,天底下再也没有这么大的脚了,这双脚就是说书的。老人慢慢悠悠的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杵着平日里磨得光滑的拐杖,目光依旧炯炯有神、神采奕奕,老人道“二位,老朽说过你们不能在这里生事,你们若是把这里拆了,老朽以后去哪说书去啊,请两位给老头子留条活路吧”。

    老人说得颇为可怜,每每说到动情之处就捐一把热泪,宛如他必须在这里生活,假如他不在这里就会饿死,宛如他并不是击败孤鸿飞燕和黑衣人的人,宛如他真的很是可怜。

    孤鸿飞燕却不买账,他道“我的武器一出手就决计收不回来,收回的只有血”。

    孤鸿飞燕说这句话时眉头锁得紧巴巴的,简直拧作一团麻花了。他不是不买账,只是他大名鼎鼎的孤鸿飞燕岂能在众人面前丢掉面子。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