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微微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间摆放木材的漆黑小屋,里面关着一个人,——夕阳白,他的的双手双脚都被五花大绑着。他挣扎了一下,绳子既结实又牢靠。知道挣扎没有不如索性休息,他又像被刚刚送来时那样睡得深沉,甚至睡得更死更没有知觉。

    夕阳白不愧为夕阳白,被人绑着了还能安然自若的睡起觉来,他的心态真是出奇的好,难怪他能被人称作天下第一的剑客,而不是第二剑客,第二剑客在这样的境况下是不能睡得这么香沉的。

    他又睡了大概一个时辰,外面的太阳落下山去,屋子更暗更阴。夕阳白睁开睡眼,灵动地眨了眨两下眉毛,绳子没有绑住脖子,他的脖子拧的“咯咯”作响。屋里尽管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的没有表情的表情仍是挂在那副熟悉又陌生的英俊脸庞上。

    一个要办事的人睡醒起来都要赶紧清醒头脑,免得做错事情。夕阳白深呼吸几次,几次呼吸之间他已把思路理清。

    来时他从小叫花的消息中得知,在人间共有三十六间客房,两间材房,一间很大的厨房。而他被关的地方应该就是两间材房中的一间,如果猜的不错,那么另外一间一定也关着人,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晏莲儿。而今天打扫卫生的人也没有打扫那间屋子,可能是被嘱咐了。理清脉络,他就静静地坐着,尽管姿势很丑很别扭很不舒服,他依然坐的安稳,好像一点也不难受。他才做了一会儿,身子就没法不难受了,因为一只又丑又大的蜘蛛爬上了他的脖子,他的双手已不能动,双脚也被绑住,所以只能任由蜘蛛胡作非为。他叹了口气,叹气之时他居然又变成刚才安若无事的状态。夕阳白的心态调整的如此迅速,有时连他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他叹了口气,外面也有人叹了口气。外面的人打开房门,门“吱吱”作响,黑暗中“哐”的一声,有人呻吟道“谁他娘的放跟木头在地上,不想活了”。

    那声音是微微红的,只有她的声音才浪的这般入骨,浪声是微微红的踢到木头当然也是她。只是微微红走的时候那里本是没有木头的,别说木头连一块材屑都木有,那她刚才踢到的又重又大的木头是怎么放在那的?屋里没有别人,只有夕阳白,而他脚下的那根有重又大的木头已不见了,因为它被夕阳白踢了一脚就跑到门后了。微微红踢到的木头就是夕阳白原本脚下的,他想稍稍惩戒一下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尘女子,给她们一点衷心的教训。当然他并没算准到底是谁会先进来,不管谁先进来他都知道那个人绝对会吃一个暗亏,她们虽然红尘之人但毕竟未出过这条街,因此江湖经验几乎跟入世未深的晏莲儿差不了多少。

    看着微微红吃了点小亏,夕阳白突然感觉虽被五花大绑着心里却感觉特别的爽。其实他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但是今天他也不知怎么会这么酸爽。

    微微红将灯笼拿过来,看清楚她踢到的是根木头。

    她简直快被气爆了,好像她从出生以来就没受过一点疼痛委屈。她的眼泪快流出来,她却忍住了,因为她呀又往那木头上踢了一脚。她是个傻瓜,因为这一脚踢得比刚才更重,也当然比刚才更疼。可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喊疼的声音也没有,她不仅没有喊疼反而笑得无比欢快。

    微微红笑得很开心,肆无忌惮,夕阳白却感到一丝的不安。

    那根本来极为笨重极为结实的木头被一条绣花般的粉腿踢断了。谁能想到这条腿竟是一个柔柔弱弱女人的,夕阳白吃了一惊,他肯定要不安了。夕阳白更加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竟然说了一句令他意想不到话:“夫君,受苦了”。

    夕阳白脑袋有点蒙了,他不过在这里睡了一觉就变成人家的丈夫了。一个人如果睡一觉醒来就变成别人的丈夫了,这话说出去就算说话的那个人有再好口才谁都不会相信,因为这件事太离谱了,谁听过妓院的老鸨有老公的。可是夕阳白一觉醒来不仅人变成老鸨的了,而且他的人还是被绳子体体贴贴的照顾。不过他的脑子比一般人的好使百倍,这种事他虽然没经历过但他却能想到事情的缘由。

    男人见到美女都想据为己有,尤其是色男;而女人见到绝世帅哥时也一样想占为己有,色女尤为之。

    夕阳白道:“你见过哪个丈夫被老婆绑着不动的“。

    “下人们办事就是粗心,我明明叫吩咐说不要打扰夫君休息的,可是她们却会意错了,误把你请到了材房,下去我会再惩罚她们的,夫君不要生气了啦“。微微红说这话时就是头发春的野兽,关键是这头野兽的话总让人想入非非。

    “我当然不会生气,因为这绳子绑在身上很舒服”。夕阳白实在又急又气。

    “夫君不急,待妾身把一切打理好了就给夫君松绑,妾身不仅要给夫君松绑还要好好给夫君补偿一番”。说罢她大笑着出去了。

    就在她走到门口时夕阳白却大笑起来,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