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初次相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月的太阳一大早就出来普照大地,出租屋内的旧空调呼哧呼哧在拼命吐着冷风,梁羽紧紧裹着被子沉沉的睡着。

    突然,沉睡的梁羽猛的睁开眼,像僵尸一样直直坐起来,眼神茫然的摸到手机,一看时间,七点半了,完蛋了,做噩梦上班迟到,醒来噩梦成真了。

    梁羽掀开被子,猛然一顿,再看一眼手机,咒骂了一声,他奶奶的,今天周日,连着一个月每周末加班都加懵了。

    盖了被子躺回床上,翻来覆去却再没睡着,脑子里有一出没一出的想着。

    大学毕业快一年了,每天都在闹钟的催促下起床,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忙的什么劲。想到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常常睡到自然醒,每天早上宿舍里都没有活人动静,不到中午十一点,是没人起来的。

    思绪退回到入学那天,老旧的宿舍楼里,连空调都没有,只有一台风扇在头顶呜呜的转着。

    梁羽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已经到了两个舍友,加上他们的父母,一共7个人,显得宿舍有点拥挤。

    第一个来宿舍的是个小胖子,叫吴大伟,他的父母见梁羽只是一个人,热情的帮他撑好了蚊帐。

    另一个舍友是个高个子,叫黄良,长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他的父母也是一副精瘦的身材,正在拼命的把黄良的大衣箱举到柜子上头。黄良的大衣箱那叫一个硕大,关键还没有轱辘,毕业搬家的时候,宿舍四个人连拖带拽才把这个衣箱弄下了楼,他们的宿舍在六楼。

    忙停当了,三个孩子和四位家长亲切交流着,互通姓名之后就熟络了很多。

    咣,虚掩的宿舍门一下子开了,宿舍里的七人仿佛受了惊吓,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门后出现了一颗满头大汗的短发脑袋,鼻子上的汗还一滴滴的往下滴着,好像在屋外淋了雨。

    他胸前挂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左手拖着一个行李箱,右手还拎着一个旅行包,刚刚那撞门声就是胸前的登山包发出来的。

    感觉到自己的冒失打扰了别人,男孩子一脸羞涩的表情,喘着气连说不好意思。

    挤进了宿舍,大家给他腾出了地方,小小的宿舍显的更拥挤了。

    在四位父母的热情盘问下,男孩轻易就被查了户口。

    男孩姓查,叫仁忠,这个名字引得大家一阵大笑,男孩想必也是习惯了,讪讪笑了笑。男孩子是四川人,长的很干净,举止很斯文,一口地道的川普听着很有趣,与在场父母的地方普通话相得益彰,很快就赢得了在场父母的喜爱。

    下午,父母们都走了,四个男孩子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黄良从箱子的夹层里掏出一包烟,熟练的拆开,笑道:“你们抽烟吗?憋好久了,抽一根,不介意吧?”

    梁羽和吴大伟都不抽烟,令人吃惊的是,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查仁忠接过一根,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先给黄良点着了,接着自己也点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

    “哟,人中,看不出来啊。”黄良看到查仁忠老练的样子,不像自己是暑假刚学的。

    查仁忠张口吐出一个烟圈,歪嘴一笑,有点邪邪的感觉。

    “靠。”黄良忍不住骂了一声,“原来最会装的是你这个乖宝宝。”

    梁羽和吴大伟忍不住笑了。

    查仁忠挠了挠头,仍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抽烟是被逼的,小学的时候我爷爷就教我抽烟了,开始不喜欢,后来抽久了就有瘾了,太久不抽就难受。”

    宿舍一干人瞪大了眼睛,这什么家庭啊。

    梁羽问道:“你爸妈就没拦着?”

    “拦什么啊?我爸妈都没学会,就我学会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查仁忠缓缓的吐出一口烟。

    黄良直接无语,他每次抽烟都是跑到外面偷偷摸摸抽一根,完了还要嚼两根口香糖才敢回家,别人抽烟是牙黄,他抽烟是腮帮子疼。

    黄良伸手掰开查仁忠的嘴,纳闷道:“你抽这么多年烟,牙怎么不黄啊?”

    查仁忠仔细的想了想:“遗传。”

    想到查仁忠的笑容,梁羽笑出了声。

    看着周围的冷清,梁羽忍不住思念起那三个兄弟。

    现在只有吴胖子和梁羽在一个城市,黄竹竿回家考上了公务员,高高瘦瘦的穿着西装还挺精神,扎人中回四川继承家业了。

    梁羽外号梁子。

    梁羽打电话给吴胖子,胖子还没起床,隔着电话骂道:“老子难得睡个懒觉,你他妈还叫我起床。”

    “别墨迹了,哥请你吃饭。”

    两人旧地重游,在学校碰头,等见到面,已经中午了,早饭都没吃,肚子饿的咕咕响。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