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 【萧璟番外】山寂寞(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影卫小黑低着头, 静静的跪在冰凉的地上,虽然不敢抬头直面君王, 亦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威压。

    萧璟刚刚喝完药, 满嘴苦涩,听完小黑的汇报,那股苦涩由舌尖蔓延至胸腹,整颗心都像浸在了苦水里。

    萧璟的目光凝注在窗口悬挂的一个空的金鸟笼,过了半晌,才低低的笑起来:“呵,宁可死,也不愿回来做朕的金丝雀……他真这么说?”

    小黑恭敬的答道:“是,顾大人生性倔强, 卑职不敢过分相逼。他还写了一封信给陛下,说陛下看过便知。”

    小黑将顾怀清的书信呈上去,萧璟拆开信封,读完书信,而后陷入长久的沉思。

    万臻自戕过世一事, 他本无意让顾怀清知晓, 万臻与他虽无血缘关系,却有师徒之情,而顾怀清一向是个重情义的, 若得知万臻之死,必会伤心。

    然而无论是影卫还是锦衣卫四处搜寻多日,都没有能找到顾怀清, 可见他是有意隐匿不出。若是不用万臻为由头,恐怕引不了顾怀清现身。

    迫不得已,萧璟才让小黑用了东厂厂督的联络暗号。这样一来,势必也不能隐瞒万臻之死,不过,萧璟也是故意以此来暗示顾怀清,身为东厂有权有势的宦官,只有回归皇城才能受到庇护,否则万臻的结局便是前车之鉴。

    不料,顾怀清非但不受威胁,反过来还以死相逼。他果然聪明绝顶,一下子就看透了自己的心意,所以才说不愿在做金丝雀这种话,在信中也一再强调他无意功名利禄,余生只付山水,做一只行云野鹤便足矣。

    顾怀清的倔强任性让萧璟头痛,但听到小黑描述他艰苦的生活环境,萧璟又不免心疼。顾怀清除了小时候吃过些苦,后来过得都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如今却在塞外苦寒之地,风吹日晒放羊牧马,住破帐篷吃粗食,委实令人心酸。

    罢了,他既是这么任性,便由着他在外面再玩一些时日,反正影卫已经掌握他的行踪,以后就不怕他跑掉了。对顾怀清这种性子,逼得太紧适得其反,等他玩累了,想通了,或许就会愿意回来了。萧璟自欺欺人的这样想。

    这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间,萧璟虽国事缠身,却时刻关注着顾怀清的行踪,也曾多次派人前去劝说,软硬兼施的想让他归来,可惜派出的使者都碰了一鼻子灰,无功而返。

    萧璟知晓顾怀清一直没有回过大齐,离开塞外草原后,一路往西南走,最终在吐蕃和大理交界处的一个小山村安定下来,搭了一间小屋,过起了山野隐士的生活。

    萧璟还知道,段明臣每年春天都会千里迢迢的赶去探望他,只是顾怀清始终拒绝与他想见。饶是次次都吃闭门羹,段明臣也没有放弃的意思,无论多忙碌,都会拨冗去那里待几天。

    面对段明臣,萧璟的感情是复杂的。若是没有这个男人占据怀清的心,怀清仍然能陪伴在自己身边,然而不能否认,段明臣无论人品还是能力都出类拔萃,而且对大齐赤胆忠心,三年内无数次征战四方,斩获功绩无数,要论及功劳,锦衣卫指挥使已不足以表彰其功劳。在将星凋零的大齐朝堂,萧璟竟是不得不倚重他。

    不过,萧璟微微眯起眼,他毕竟是安王唯一活着的儿子,安王虽然已葬身在闻香岛,但安王背后的势力始终没有完全臣服,最近甚至接到密报,蛰伏许久的安王余党蠢蠢欲动。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辽东女真人又打过来了……

    萧璟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闷闷的咳嗽了几声,许是季节交替,他的咳症又加重了。萧璟恼怒的想,这群没用的太医,喂了他那么多苦药,却治不好一点小小的咳嗽!

    就在这时,余翰飞从殿外闪进来,禀报道:“启奏陛下,锦衣卫指挥使段大人在殿外求见。”

    萧璟淡淡的道:“宣。”

    ******

    段明臣穿着一身赤金色飞鱼服,三年无数次的战火淬炼,令他脸上多了几分沧桑,却也平添了山岳般的稳健威仪。

    段明臣跪在石阶之下,脊背挺得笔直,脸上的表情坚毅果决。

    端坐于龙椅上的萧璟面沉如水,犀利的目光盯着台阶下的高大男子。

    以率军战胜女真人,并且交出安王隐匿的兵马为代价,要自己放他自由,同意他脱离朝堂,远遁江湖,这样的要求,也亏他敢提。

    两人无声的对峙了片刻,萧璟方才冷冷的道:“段明臣,你这是威胁朕么?你凭什么朕会答应你?”

    “陛下言重了,臣怎敢威胁陛下?”段明臣苦笑,眼神难掩压抑的痛苦,“这三年来,臣无时无刻不活在痛苦悔恨之中,夜夜辗转难眠,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活得一点滋味都没有。臣只是恳请陛下,念在臣这些年不顾生死、精忠为国的份上,成全臣的一番心意。”

    段明臣说罢,深深的弯下腰,额头重重的磕碰在冰凉的地上。

    大殿里静得一根针落下都能听清,萧璟面上平静,心里却如波涛翻涌。

    自从怀清走后,痛苦悔恨、辗转难眠的,又何止段明臣一人?

    对于段明臣能得到顾怀清的心,萧璟即使不承认,也不可能妒忌,然而此刻却又多了一分羡慕。只因段明臣可以无所顾忌的表露情意,抛下功名利禄去追寻爱人,而自己的情绪却只能深深的藏在心底。身为帝王,他注定承担了重任,无法如段明臣这般抛下一切,只求一人心。

    萧璟问道:“你明知他不肯见你,也不惜舍弃一切去追寻他么?

    “是,臣心意已决,绝不反悔。”

    “若是他一辈子都不肯原谅你呢?”

    “有道是,心诚所致,金石为开,臣愿意用余生来挽回他!”

    段明臣斩钉截铁的话语在金銮殿内回荡,如晨钟暮鼓,敲击萧璟迷混的头脑。

    这三年来,萧璟时常会想,若是当初没有设计拆散二人,怀清也不会伤心离去。然而,如今伤痕已造成,后悔已太晚。怀清那样骄傲的性子,怕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回头了。

    萧璟终于不得不承认,顾怀清永远也不会再回到皇城,做自己的左臂右膀,辅佐和陪伴自己了。

    之前他不过是心存侥幸,怀着微茫的希冀,希望他能疲倦了游荡的生活而回归,如今,却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一时间,心头一阵绞痛,胸闷得透不出气来,萧璟剧烈的咳嗽,佝偻着背,咳得眼泪都快出来。

    段明臣不禁深锁眉头,问道:“陛下,您是否要宣太医……”

    萧璟却抬手阻止了他,低声道:“朕知晓了,你先退下,容朕好好思量一番。”

    萧璟思考了三日,终于答应了段明臣的提议。

    丽妃劝说的话有道理,既然无法拥有,便只能放手成全,只要怀清能够得到幸福,他也就得到救赎了。

    两人商定在辽东之战,让段明臣诈死,迷惑敌人,而后突然反击,最终击退了来势汹汹的女真人。而之后,段明臣也借死逃遁,从此朝堂之上再无这号人物。

    ******

    人间四月,江南已是温暖的暮春时节,北方却依然春寒料峭,朔风呼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