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华夏帝国空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二十一章华夏帝国空军

    袁世凯看着天空中的飞艇和三翼的飞机,这些飞行器发出了巨大的空名声,几乎掩盖了炮火的声音,三翼的飞机看起来很小,但是那些飞艇是非常的巨大。

    每个飞艇上都画着极大的飞龙,在天空中如同复活一般,尤其是数百艘这样的飞艇一起触动,更是壮观异常,今天的情况非常的特殊,以往空军最多出动了几十个飞艇。

    但是今天居然派出了将近两百艘飞艇,袁世凯非常的清楚,现在的平壤机场,派出这两百艘飞艇已经是极限了,燃料都是个巨大的问题。

    这时王世贞来到了工事外面,手中拿着一份电报,来到了袁世凯的身边讲到;“元帅!内政部向各个衙门口发命令了!”

    袁世凯不敢怠慢,这意味着皇上已经有了最新的指示了,袁世凯来到了王世贞的明前讲到;“皇上有什么最新的指示!”

    王世贞讲到;“皇上的诏书讲,六月一日是国际儿童节,最好能够在这之前结束战士吧!让父亲回家,陪孩子们过节吧!”

    袁世凯,再次拿出了香烟,一边给自己点上,一边讲到;“皇上,就喜欢扯淡!对面的日军抵抗还是非常的激烈,六月一日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结束战争!”

    王世贞讲到;:“元帅!那可不一定哦!”然后向着天空中不断非常汉城方向的飞艇和飞机!

    袁世凯抬起了头讲到;“空军司令官叫什么了?”

    王世贞讲到;“蔡文强!空军元帅!”

    袁世凯讲到;“又事一个嘴巴没毛的!******就是命好!”

    王世贞讲到;“空军的主力部队几乎都在朝鲜,我们这之前求过了他们很多次,希望他们能够出动空军,帮助我们轰炸,但是都被这个蔡文强给拒绝了,只是派出了侦查机,最多帮我们侦查地面情况。

    现在空军几乎全军出动了,他们一定是得到了重要的消息了!”

    袁世凯讲到;“马上接总参谋部!问问尚荣谦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世贞点点头!

    这时一个参谋跑到的袁世凯和王世贞的面前讲到;“元帅!总参谋长,尚荣谦元帅的电话!”

    袁世凯马上扔掉了手中的烟头,跑到了指挥室里面,拿起电话讲到;“我是袁世凯元帅,老尚!有事讲!”

    尚荣谦讲到;“元帅!你还是要少抽点烟啊!”

    袁世凯讲到;“我好得很!”

    尚荣谦讲到;“日本已经向我们派遣了谈判人员,这次日本的疯狂反攻,是日本想要在谈判上争取筹码,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元帅您应该知道了吧?”

    袁世凯讲到;“什么?人本准备投降了!”

    尚荣谦讲到;“现在的日本已经很难有一个真正做主的人了,都已经疯了,尤其是那些日本的军人,这些人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家伙,所以现在的日本只有内阁的成员希望和谈吧!”

    袁世凯讲到;“那我知道了,无论日本想要怎么样,现在他们已经撑不住了,想要就这样结束了。没有那某便宜,我觉得这才是刚刚开始!

    老子还没有玩够呢!”

    尚荣谦讲到;“空军会配合你们的进攻的,内政部的电报,你们都知道了吗?”

    袁世凯讲到;“皇上希望在六月一日之前结束战争吗?”

    尚荣谦讲到;“不用担心了!你们朝鲜战区由空军的全力支援,远东战区有装甲部队的全力配合,琉球战区有帝国海军的主力舰队配合,最好按照皇上制定的方针执行吧!”

    袁世凯讲到;“是!朝鲜战区,三十万将士,一定达成陛下之所愿!”

    尚荣谦讲到;“阿弥陀佛,愿真主保佑你,阿门!”

    哈哈哈!

    袁世凯也是一阵大笑,放下了电话!

    这时外面的请炮声,炸弹爆炸的声音逐渐的减小了。以为空军的空中打击,使得日本开始在地面上的进攻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很多的军队只能蹲在防御的工事中,更多的日本士兵开始了溃逃,从来没有见过空中出现过这样多的怪物!

    袁世凯讲到;“命令帝国的陆军部队和朝鲜的新兵,以及新罗的民兵部队!趁着空军空袭,开始全面的反攻!”

    光明二年,1895年4月17日,经过7天的激烈的战斗,曾格林沁的部队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修整的机会,刚刚撤下来没有多久就被拖上了战线。

    因为门图的士兵实在是太过疲劳了,前面的日本士兵部分白天,或者是黑夜的进攻,在门图布置在阵地上的铁丝网,刀枪刺牌的构成的防线上。

    这些日本人都在无限挥霍着自己的生命,这让门图感到非常的无奈,看着眼前倒下的日本士兵都快超过了门图指挥的部队了,这让一向十分坚韧的门图也打哆嗦了!

    华夏帝国的军队是不鼓励任何宗教信仰的,但是没有禁止士兵们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件事在皇上下令中非常明确的指出了。军官是不可以在军队中传播宗教信仰的。

    所以在华夏帝国的正规军中,所有的军官和士兵都是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的,如果有信仰,那就相信自己的皇帝吧!但是皇帝已经公开的声明了很多次了,他是一个人,不是神!

    看着眼前的死人,如同一个山丘横亘在门图守护的战线前面,门图开始了蒙古人信仰了,在军中找来了萨满,萨满开始在危险的战线后方跳着祭祀的舞蹈。

    是为了死去的灵魂顺利的转生,不让他们留在凡间,老师困扰着这些华夏帝国战士们了,门图的做法还是非常的有效的,这样的祭祀下来,很多战士在心中得到了一丝的慰藉。

    门图还找来了非常多的喇嘛,这些喇嘛在夜晚的时候,开始诵经祈福,焚香祷告,还有的喇嘛到战壕中去劝慰那些杀人太多的蒙古民兵,然后为战死在沙场的华夏帝国的战士门诵经超度。

    4月18日,僧格林沁的部队在前线进行了补充,使得门图的部队的压力小了一些,曾格林沁来到了门图的指挥部,直接坐在了门图的那把椅子上,然后非常不客气的自己就开始了点烟,抽烟一整套熟悉的动作。

    很很的抽了两口后讲到;“怎么样,见识到日本人的疯狂了吧!”

    门图站在僧格林沁的面前,然后奉上了一杯茶讲到;“他们在海参崴登陆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啊!”

    曾格林沁讲到;“日本在刚开战的那会,全部的正规军队加在一起最多也就五十万人,可是现在他们死在我们华夏帝国的有多少人了!

    别多不说,就说我们弹药的消耗量吧!

    从我整个漠北民兵纵队这里过手的子弹数量已经是215万发了,就算二十发子弹打死一个日本人吧,那死在漠北民兵纵队手上的日本人也有十多万人了!”

    这时门图讲到;“我的黑龙江纵队已经领用了530多万发子弹了,嘎达梅林的部队大约领用的底单也在200多万发。这样算下来,死在远东战场上的日本军队在五十万人以上的!”

    曾格林沁扔掉了烟头,忍不住的轻咳了两声!然后端起了茶碗和了一口很浓的红茶,这时草原上的民族的最爱,喝茶就要和很浓的浓茶!

    然后讲到;“对也不对!”

    门图讲到;“为什么呢!”

    曾格林沁问道;“你的部队现在伤亡率有多少!”

    门图讲到;“不能用伤亡率来讲,更确切的是伤残率!”

    曾格林沁讲到;“现在跟随在军中的军医都是一些孩子啊,皇上不仅将国内的医学大学的学生都送上了前线,就连南洋大学的学生都没有放过啊!

    这些医生的存在使得我们很多本来必死的战士,都活了下来,就是以后草原上会有很多缺胳膊少腿的牧民了!”

    门图讲到;“我觉得,还是我们的药品更加的神奇啊!”

    曾格林沁又点起了一根香烟,门图没有办法自己也点起了一根,两个人一起抽了起来!

    这时曾格林沁讲到;“嘎达梅林呢!”

    门图讲到;“在战线的阵地上!”

    曾格林沁讲到;“是不想见到我吧!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这是原本安静的战线,又一次枪声大作,两个人同时看了一眼手表,上先是的时间是23点15分,大半夜的,这些日本人难道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答案是,不能,作死,才会死吗!

    华夏帝国的重机枪和炮火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上在一次上演了精彩的交响曲。同时天空中升起了无数的照明弹,将原本漆黑的夜空照的如同白昼!

    不知道,这一夜,日本的指挥官,小松宫彰仁亲王要死多少日本才会死心呢!

    就在松原沿线的华夏部队艰难的抵抗的时候,从广州,上海运送来的装甲车,坦克已经运送到了奉天的沈阳城,在车站里,有大批的武警和陆军的战士在警卫着。

    夜里的沈阳火车站,灯火通明,刚下火车的坦克兵和军官们,因为在火车上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几乎都是头晕脑胀的,双腿肿胀,不敢脱鞋。因为一旦脱鞋,就再也没有办法将鞋子穿上去了。

    终于到了陆地上了,所有的战士和军官们都感到像是获得了重生一样,来到了陆地上,蹦啊,跳啊的!

    但是这只能是想一想了,军官在大声的骂着,马上将战车,坦克,军事准备从火车上卸下来,现在的火车时速是六十公里,这个时代的火车几乎是极限的速度了。

    所以沿线的火车就需要不停的在铁轨上来回的跑了,卸货之后,火车会沿线反回,回去的时候,是运送伤员,和其他的战略物资。

    这样的夜晚一共持续了三十多天,直到4月30日的时候,华夏帝国第一装甲师的装备才运送完毕,这支军队是左宗棠的嫡系部队。由他的心腹爱将呼延靖边这个第十一军的军长亲自指挥,秘密的来到了奉天,参加远东的军事会战。

    5月3日,张之洞也接到了内政部的电报,对于尚荣谦的传达的作战战略方针,老头是非常的不以为然。

    想当年,围困太平天国的首府南京城,曾国藩的弟弟,曾国权那时是用了三年的时间啊!现在的小日本还是非常的猖狂的,张之洞心中已经有了非常充足的打算,老头想好了。

    张之洞身为华夏帝国的元帅,失了国土,自然是罪责难推,所以老头就盯在远东了,死也要死在远东了,跟这帮天杀的小日本耗到死!”

    尚荣谦讲有援兵到来,援兵是来了!但是很多都是张之洞的嫡系部队,而且还是没有帝国正式军事编制的民兵部队,真正有编制的部队在远东战场上并不多!

    对于皇上下达的,在六月一日以前结束战斗的希望,张之洞认为就是一个笑话!

    张之洞现在不能见风,时常感到全身都是冰冷的,所以现在北方白天的气温已经很高了,但是在晚上的时候张之洞还是喜欢留在火炉的边上,因为感到非常的温暖!

    就在老头睡得正香的时候,外面传来的一个参谋人员的声音,张之洞知道,一定是有非常紧急的军情,不然这些参谋人员是绝对不敢叫醒他的。

    参谋人员讲到;“元帅!呼延靖边将军的部队已经距离长春城不到五十公里了!”

    张之洞努力的做起来,然后将自己的后背挺直,然后讲到;“他带来了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