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一十章 珍惜现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你你……你们”闻言,江松涛一副泫然欲泣的的模样,佯装委屈的说道:“你们真是欺负人。”

    话音才刚刚掷地,坐在他一旁的段奕,一脚踹过去,一脸嫌弃的说道:“你他么的正常点,我晚上吃的饭都让你恶心的饿想吐了。”

    而后,江松涛一秒变成痞气的公子哥,剜眼段奕,说:“真是没劲。”

    包间内直到最后都没能如他愿,进来几个雌性动物让调节他浓度很高的荷|尔蒙。

    酒过三巡后,虽然没有女作陪,但一群人依旧玩的很嗨,就连以往都是千杯不倒的季宸东,今晚也有些醉醺醺的,一群人虽然没有玩到跟之前一样凌晨两三点,但他们大部队从诱色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

    之前喊着不醉不归的江松涛,此时还真的是不醉不归醉的跟头猪一样,叫都叫不醒。

    一群人各自坐上自己的座驾,每个人都叫了代驾。

    段奕被人搀扶着脚步踉跄,整个人都闭着眼睛,还一边大叫道:“老子终于快要结婚了……”

    听到段奕的低吼声,他们善还存有意识的人还在跟他搭腔道:“不就结个婚吗,瞧把你乐的。”

    段奕嘴巴拉哈:“老子高兴,你管得着嘛,你个单身汉。”

    一群人嘻嘻笑笑的坐上自己的驾座。

    坐在后座位的季宸东,此时也是迷迷糊糊的,刚刚挺大段奕在一旁大声呼叫的声音,季宸东并没有像他们哪像揶揄一番,因为他知道那种感觉,那种由心而发的开心。

    因为当初的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现在的段奕估计快守得云开见月明。

    回到家后,季宸东原本以为安景已经早早的睡了,没想到自己进门后,季宸东看见安景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薄薄的一层毛毯,等着自己回家。

    这样有家人等待的感觉真好,以前他要不会自己公寓,一个人到头就睡,又或者回到半山别墅,但早睡的陈颂苓基本上习惯了自己的作息,从来都不会等自己回来,就算平时有佣人等着自己回去,但那样的感觉和现在是没法对比的。

    见状,季宸东略微有些凌乱的脚步此时放缓了一些,脚步缓慢的朝安景所在的方向走过去,客厅开着一盏暖黄色的灯泡,让人觉得暖洋洋。

    季宸东弯腰蹲在安景面前,目光深情的凝视着睡梦中的安景,白里透红的脸颊,浓密卷翘的睫毛随着自身的呼吸也在不停的跟着抖动着,即便是素颜,季宸东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也忍不住的想要去摘。

    事实上,季宸东确实也这样做了,平时季宸东对安景就没有多大的控制力,这会酒精的冲洗,已经让季宸东有些心猿意马了,俯身摄住安景的红唇,吸|允起来。

    许是感受到自己的胸腔里的氧气越来越稀少,本来在熟睡中的安景突兀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黑乎乎的一片,遮住了她头天上的水晶灯,照下来的暖光,安景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季宸东,只见他长长的眸子里都噙着戏谑的笑意。

    季宸东唇瓣离开安景的红唇,额头低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一丝蛊惑的诱|人的魅力,嗓音底底的说道:“醒了。”

    安景迷迷糊糊的点着头,带着一抹睡眼朦胧的呆萌,让人看见煞是想蹂|躏一番,声音软糯的应道:“几点呢?”

    季宸东回:“凌晨一点了。”

    安景眉梢轻挑,惊呼道:“都这么晚了。”

    季宸东伸手揉了揉安景的乌黑柔软的秀发,轻声???道:“怎么在这里睡里,不是跟你说让你别等我吗。”

    安景顺着季宸东的手心,往上面蹭了蹭,声音柔糯,又带着一丝小女人撒娇的意味,回应道:“可是我想等你一起睡,没想到最后还是等着睡着呢。”

    季宸东俯身又在她红唇上亲昵的亲吻一下,语气柔情,眸中带着宠溺之色,似乎想把人溺毙其中似的,轻声说道:“上楼睡觉吧。”

    闻言,安景伸手环住季宸东的脖子,季宸东顺势弯腰,一手穿过她的腰身,一手穿过她的后膝,打横抱住安景,小心的呵护着,就如一个陶瓷娃娃一般,生怕她破碎了。

    …………

    转眼间,时间飞逝,季程远在医院已经躺了三个月了,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只差后续的疗养和复件了,这一段时间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极其的平静,安逸,狭逸,没有争吵,没有纠纷,好的让人觉得这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

    但往往的风平浪静都是暴风雨来袭的前兆。

    不知不觉到了季程远出院的日子,在此之前季宸东和季程远闹的不愉快也都只有当时的三人知道,季宸东没有和陈颂苓说,不知想隐瞒,只是不想看着那些难看的感情纠纷,只要与他的利益无关,他都选着忽视。

    他关注的人一直都是方子承,而不是方凉美,如果方子承在公司老老实实的上班,季宸东也绝对不会找他麻烦。

    就像安景说的那样,毕竟当初方子承在巴黎的时候救过安景,所谓的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季宸东也欠他一条命,也不想做个忘恩负义的人。

    这天全家人都来接季程远出院,陈颂苓去问了医生季程远还需主要那些,季程远住的是顶楼的vip病房,医生办公室需要穿过一条走廊,在问完详情后,在佣人陪同下,陈颂苓见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人。

    方凉美!

    虽然陈颂苓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已经有几十年了,但只是碍于以前季程远对他们母子保护过度,她一直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在美国的哪一面,陈颂苓已经对她的情绪已经不能用恨之入骨来形容了。

    陈颂苓目光汹汹的瞪着面前的人,她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从美国追回来,还大大方方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上次的那一巴掌陈颂苓真的觉得打的太轻了。

    方凉美说:“陈颂苓,我们聊聊吧。”

    两人站在医院的后花园,方凉美背对着就是两米高的斜坡楼梯,陈颂苓面如嫌弃的睨着面前的人,鄙夷的说道:“方凉美你居然还有脸跟过来,你的羞耻心都被狗吃了吗?你怎么这么令人恶心。”

    相较于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现在的方凉美明显就要被之前的态度坚|硬一些,方凉美不卑不吭的站在陈颂苓的面前,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衣着都是华丽的,从远处看来,即使两个关系极好的富家太太站在一起聊天罢了。

    但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两人此时的气氛有多么的嚣张跋扈,互相看对方不对眼,之前方凉美在陈颂苓面前还装作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现在气场完全变了。

    方凉美目光坦然的说道:“我为什么不能跟着过来?我和程远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几年了,每日每夜睡在他枕旁的人可是我,而不是你这个明媒正娶的老婆,我要比你更加了解他的生活习惯,更加知道他需要什么?而你呢,你得到了什么?不就只是一空有封号的季家太太嘛。”

    顿了一下,方凉美嘴角划过一抹嘲讽,说:“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我并不觉得你比我好到哪里去,对是我勾|引了程远,但那又怎么样?如果程远不喜欢我,会和我上床吗?会让我怀孕吗?你可知道子承可比你儿子大一多岁,也就是说我在身下儿子的之后,你都没有怀孕,你觉得你在我面前你有怎么可骄傲的嘛,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啪!

    话音掷地,方凉美保养得体的脸颊上赫然出现了一红彤彤的巴掌印,不消一会的时间,方凉美白皙的脸颊红肿起来。

    陈颂苓双目猩红,美目突睁,此时显的尤为狰狞,胸脯也因愤怒而上下起伏着:“方凉美你真是下贱,从没见过做婊|子做的你这么理直气壮的,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仿佛刚刚的那一巴掌打的不是自己一般,方凉美面色坦然道:“你这不是看见了吗,我这不是给你看见一个做婊|子还立牌坊的人嘛,你也不用感谢我帮你照顾你男人三十几年,让你一人独守空房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呢。”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落在方凉美脸上,这次方凉美嘴角都被扇出血。

    陈颂苓这是要疯了,她没想到之前看见她那份柔柔诺诺让人觉得好欺负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现在才是她的真面目,看着她一次次在自己面前炫耀。

    陈颂苓有着想杀她的心都有。

    其实在陈颂苓面前,最不能提的就是夫妻感情,外人知道他们夫妻其实早就是名存实亡,一个丈夫一年三百六十,在家呆的时间最后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试想一下,一个丈夫要是在乎这个妻子,或者说她有感情,能够常年不在家呆着吗。

    在峂城,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大家也都只是顾忌到她季家的声望和地位,才没有敢在她面前造次,但是背地的嚼舌根也不在少数,但是那些陈颂苓也是当做不知道。

    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仅一次次的戳她伤疤,还是以小三居上的名衔,陈颂苓是如何不气,如何不恼。

    陈颂苓上前抓住方凉美的衣领,目光凶狠的瞪着方凉美,大声嘶吼道:“你怎么不去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

    以前在众人面前都是优雅端庄的陈颂苓,此时已经卸下了以往的雍容,变的更市井夫妇一样,毫无形象可言。

    在陈颂苓独自疯狂的时候,方凉美余光瞥见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有几抹熟悉的身影,因为此时陈颂苓已经被方凉美刺激的已经发疯了,总而也就没有看见方凉美嘴角划过的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转而继续刺激到:“你才贱,你和你儿子都是贱|人。”

    陈颂苓目光猩红,手掌攥住方凉美的衣领:“你和你儿子才是贱|人,你儿子永远都是私生子,永远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狗|东西,跟你一样都是不要脸的东西。”

    方凉美啊的一声尖叫起来,伸手去推陈颂苓,想要把她推来,哭泣着,大声吼叫道:“不准说我儿子,我儿子不是私生子,我儿子不是,你不准侮辱我儿子。”

    陈颂苓以为儿子这一点刺激到了方凉美,她以为自己找到突破口,整个人都开始兴奋起来,不停的辱骂这方凉美和方子承,恨不得把她们站在脚底下骂。

    在两人身体扭曲在一起的时候,方凉美已经逐渐被逼到边缘,只要稍稍身体在倾斜一点就会摔下去。

    方凉美疯狂的时候的嘶吼道:“我不准你这么说我儿子,我不准备。”

    陈颂苓被骂的猩红了眼,毫无顾忌,大声吼道:“你们两个下贱|货就应该去死……”

    伴随着陈颂苓的最后的一声嘶吼,在加一声方凉美惨烈的尖叫声,方凉美从两米高的楼梯上,直接摔下去了,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陈颂苓看着从自己面前摔下去的方凉美,整人都楞在哪里了。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都是好好的,她明明没有推她,为什么她会摔下去……

    正在陈颂苓不可思议的瞪着已经昏死在楼梯下面的方凉美时,身后如突兀的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声:“妈!”

    闻声,陈颂苓动作迟缓,目光呆滞的回身看过去,在她五米处,站着都是她的亲人,张开嘴的那一瞬间,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其实陈颂苓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刚刚的角度看来,一切都是陈颂苓推的,并且他们还听见了方凉美不停的哀怨声,以及陈颂苓喋喋不休的咒骂声。

    本来季宸东他们一直在楼上等着陈颂苓,只见她一直没有过来,护士说她去找医生,等了半天,反正东西也都收拾好了,他们一家人也就都下来了,当走到医院的后花园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一幕意想不到的事。

    没想到陈颂苓和方凉美两人又碰到一起,碰到一起就算了,关键是两人还争执的这么凶。

    几人面色有些难看,复杂,最后还是季程远最先反应过来,因为自己坐上轮椅上,还暂时不能行走,伸手推了一下季宸东的身子,大声说道:“还不快过去看看人怎么样呢。”

    闻言,季宸东才反应过来,快步的跑到楼梯身上,看见趴在地上的方凉美不知是什么地方在流血,已经打湿了地面,面色苍白。

    跑下楼梯,季宸东才看见方凉美脑袋撞到石头上,血直涌,季宸东看着都觉得渗人。

    季宸东跑过去一把打横抱住方凉美的身体,往急诊室跑去,看见季宸东抱着满身是血的方凉美,安景的第一反应就是按住宝宝的脑袋,让她趴在自己肩上,不去看那血腥的画面。

    兵荒马乱,一群人又火急火燎的往医院内部跑。

    手术室门口,外面亮着红灯,显示正在急救中。

    季宸东满身是血的站在手术室门口,这样子,安景无法让宝宝抬头看他,全程都让宝宝趴在她怀里。

    季程远自己推着轮椅来到陈颂苓面前,伸手啪的一下甩了她一记耳光,低吼道:“你是不是疯了,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夫妻这么久,这还是季程远第一次对陈颂苓动粗,他的这一巴掌下去,不知道陈颂苓楞住了,就连安景和季宸东都被季程远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惊住了。

    时间宛若静止几秒,而后陈颂苓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红着眼眶嘶吼道:“你凭什么打我?我说了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管我什么事。”

    季程远仰望着眼中满满都是还没有收敛恨意的陈颂苓,说:“我看的清清楚楚,你还狡辩。”

    陈颂苓赤红着双眼,说道:“我说了不是就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要不是因为陈颂苓站着,而季程远是坐着,估计这会他又会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季程远气愤的胸脯快频率的浮动着。

    平时对她的那双平静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眸,此时也;喷燃着熊熊烈火。

    说着,陈颂苓眸中含着泪花,对季程远的表现是又伤心,又心凉,自己的丈夫居然为了一个情|人扇自己巴掌,这是多可笑的事,眼眶红红,嗓音嘶哑的说道:“还有,你又有什么资格打我,你的情|人耀武扬威的跑到我面前各种显摆,现在你又为了她打我,你到底置我于何地?我才是你的妻子,你不维护我,反倒维护她。”

    “你知不知道她刚刚在我们面前说了什么?说着三十几年来,每日每夜睡在你身旁的是她,是她啊!你告诉我,我算什么?啊!这话说的是有多讽刺,你这么喜欢她,你怎么不把她扶正了,你知不知道她有多恶心,我看你们在一起有恶心。”

    季程远此时涨红着一张脸,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羞愧:“你别再这里给我无理取闹,你看见凉美刚刚的样子没有,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

    陈颂苓打断他的话,径直的问道:“我变成什么样?你告诉我我变成什么样?我告诉你季程远,我现在的这幅样子都是让你逼的,我从小到大没有受到任何的欺负,唯独是你,唯独在你这,当初我才跟你刚刚结婚,你就跟别的女人私会,你把我当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大可不娶我,但是你偏偏又娶了我,说白了,其实你就是一自私鬼,你想要靠我家帮你巩固你的地位,所以你才会娶我……”

    陈颂苓的话句句诛心,虽然当初季家在峂城的地位就是响当当的,就跟没有人不喜欢钱一样,都希望自己的事业越做越多,权利越来越多,当初能让陈家祝自己更上一层,他没有必要拒绝这门亲事。

    虽然如此但季程远还是不喜欢从她空中听出这话的意思,季程远之所以不喜欢陈颂苓,就是因为她的性格特别的要强,什么事情都希望自己拿到主动权。

    想季程远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女人管,被女人约束,这也是为什么会喜欢上方凉美的愿意,以为她的性子弱,做什么首先考虑的就是他,都是以他为中心。

    是个男人都想自己的女人把自己当成她们的天,她们的地,更何况还是他们这些有权势有钱的男人,要的就是服从。

    就在季程远准备驳回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凌乱,声音无不是担忧和紧张的声音,嗓音颤抖的问道:“我妈怎么样呢?”

    面对自己这个儿子的质问,季程远难堪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还没等他出声回应,季宸东声音平静,径直的出声说道:“还在急救室里。”

    方子承双眼通红,声音颤粟着:“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妈为什么会进手术室。”

    季宸东此时是在场里神态最为平静的一个人,安景是担忧,季程远是难看不安,而陈颂苓则是害怕。

    季宸东声音淡漠,听不出任何的喜怒,薄唇轻启,出声回应道:“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闻言,咻的一下,方子承目光注视着季宸东,问道:“我妈好端端的为什么为从楼梯上摔下去。”

    季宸东一脸我不知道的模样,只是悠然的耸耸肩,说:“我不知道,我们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摔下去了,她是怎么摔下去了,等会你妈醒了你自己问问不就知道了。”

    说话,季宸东滞顿了一秒,面色沉了几分,语气凉漠,而后接着说道:“还有你妈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之前就跟你说了,别让你妈作死,明知道今天是我爸出院的日子,我们一家都会过来,她这一个人往医院跑是什么意思,明摆着送上门来让我楱吗?我之前警告过你。”

    安景看着季宸东谎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明明不是那么一回事,偏偏被他说的那么真切,那么让人信以为真。

    方子承红着眼眼眶,面色有些痛楚,说着说道:“我妈为什么来医院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吗?我妈也是和这个男人生活了几十年了,是人都会有感情,何况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不管我妈和他是什么关系,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忍辱负重活生生的在他背后当影子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吗?让我妈见他一面又能怎么样?”

    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方子承可以试着劝说方凉美不要这么在意季程远,以为他不值得你托福终生,回想着然她试图放弃,但此时在他们面前,方子承不想她爱的这么卑微,就算方凉美有心计的想要为自己谋划,为自己争取。

    这样在别人眼中的坏人,可是在方子承眼底,那依旧最疼爱他,最关心他的母亲,那个永远都用她那小小的身板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母亲……

    啪的一声,手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来,一个个身着医生服,护士装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谁是病人的家属,”

    闻声,方子承第一个跑上前快速的跑过去,着急忙慌的问道:“我是,我是她儿子,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呢?”

    医生面色沉重,见惯了生离死别的他们,此时看见面前英俊的男人发髻上还蹭蹭的溢出薄汗,眼眶红红,更甚至是看见他们的时候,眼泪直接流出来,就跟孩子丢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样,正伤心流泪,此时多希望你找到他丢失的忘记。

    医生都有些不忍说,滞顿片刻后,医生才终于开口说道:“你妈妈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但是还是有希望的,现在不是有很多植物人醒过来……”

    医生公布消息后,他们一群人脸色皆变,其中唯独方子承的反应是最大的。

    当方子承听到方凉美以后会变成植物人,脑子里轰的一声,耳鸣,眼花,一瞬间仿佛失聪了一般,整个世界变黑电视里的那些雪花,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植物人,植物人三个字。

    身体打颤,脚步踉跄的朝后退了一步,见状,医生伸手扶住他的手臂,出声问道:“你没事吧!”

    方子承甩开医生的手,摇着头,满脸的不相信,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说:“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妈怎么会成为植物人了,之前都跟我说我们以后要好好的生活……怎么会突然变成植物人呢,她才说要听我的话,跟我会美国的,这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安景和方子承算起来认识的时间挺长,但其实见面的次数也就那么几次,每次和他见面时,他笑的是那么的沐浴春风,总是洋溢着大哥哥的笑意,能给人一种安抚感,温暖而温馨,如果不是因为季宸东,或许安景依旧还是会和他走的很近,因为呆在他身边就有种哥哥保护妹妹的感觉。

    他现在的样子,还是安景第一次看见,失魂落魄,以前身上总散发着优雅,温文儒雅的气质,而这会整人身上都迷茫着颓废,迷茫,找不到方向。

    安景好像能体会到方子承现在的心情,那就跟当初林婉离开自己的感觉是一样的,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但那时的自己要比方子承幸运的多,以为身后站着一个季宸东为自己遮风挡雨,就算天真的塌下来了,还有他为自己顶着。

    她的痛苦,她的忧伤季宸东都会为自己分走一半,但即便是这样当初的自己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从来消沉里走出来。

    此时的方子承又有谁能帮他了,看着这样的方子承,安景心底冒着酸楚,喉咙发紧,眼眶红红的,眼底凝聚的水雾模糊了安景的视线,伸手抹去眼底的泪水,安景迈步径直的走到方子承的身边。

    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安景还能从他一直说着:“不可能的,我妈早上都还是好好的……不可能的。”

    安景眼眶泛红,声音哽咽道:“方子承。”

    话音掷地,方子承一脸迷茫的,似乎还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说着不可能。

    安景伸手握住方子承的手臂,冰凉的触觉让安景不禁惊了一下,大夏天的,安景没想到他的身上会这么冰凉,那他此时是有多后怕,多惶恐,再次唤道:“方子承。”

    闻言,这会方子承才回过头,看向安景,看见安景的第一时间就是双手抓住她的手,急切的问道:“安景,你告诉我,我妈还很好对不对,你告诉我,她还很好是不是。”

    方子承攥着安景的手的手指用了很大的劲,安景下意识的蹙了一下眉头,随后又很快的恢复过来,这样的疼痛和现在的方子承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算很疼,安景还是忍住,如果这样能帮忙转移一点他的痛楚,安景是很愿意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