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一十一章 幸福美满(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光飞逝,转眼即逝。

    宝宝已经是两岁的小奶娃了,这个时间段的小孩最可爱了,萌萌的,关键是能听懂大人们在说什么,但表达能力又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她又跟她老爸一样,别看她还小,可是从小就是个人精,打小爱算计人。

    说话时总用着她软绵绵,奶声奶气的童音,在加上宝宝的颜值那绝对是最高的,那就是魔鬼的心,天使的外表,总能无时无刻的迷惑别人,让人忘却她其实是个小恶魔,每个见到宝宝的人都喜欢她喜欢的紧。

    在段淼两岁半的时候,段奕和叶琳两人终于打破了最后的一道关卡,成功的击破了段家的防御前线,段奕妈爸也终于同意他们两人的婚事。

    不说这里面还有段淼的不少功劳,因为段淼的能言会道,再加上一张讨喜的嘴巴,把段奕爸妈哄的那叫一个开心,都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段淼。

    为此,段奕看见顾慧洁对段淼如此好,都让他忍住的吃醋起来。

    但鬼灵精怪的段淼不止是无意识,还是有意识的说,为什么我爸妈没有结婚照,这句话跟扔地雷一样,一下在段奕他们和他父母面前炸锅了,一个三岁不到的孩子,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段奕父母回过神来后,脸上显现的都是尴尬,而段奕则是一脸奸笑,心中不禁对自家儿子狂点赞,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看着自己父母面上有些怪异的样子,段奕不禁心里偷笑。

    心想,还是自己儿子最厉害,儿子都快打酱油了,两人还没有结婚,段奕父母不得不把求助视线落在段奕身上,但段奕是何人,这事正如他意,他肯定是不帮的。

    因为现在段淼已经慢慢开始懂事起来,顾慧洁他们也知道这事好像真的不能在拖下去了,要不结,要不离,但很显然后者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做了,不禁儿子不会喜欢,就连孙子说不定以后会讨厌自己。

    最后一个拍板,一句话——结,立马结。

    回家后,段奕抱着儿子是又亲,又楼,真是毫不夸张。

    没错,这话其实是在去段家之前,段奕特意交代的让段淼问的,虽然段淼年纪小,但有关他妈妈的事情,他绝对是第一个关心。

    别人家都是护娃狂魔,而他家则是护妈狂魔,段淼对叶琳的喜爱,那都快赶上段奕了。

    有时看见自己媳妇和儿子感情这么好,好到让段奕自己看见都想吃醋,但是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段奕也就只能做到忍者神龟,能忍则忍,事妥之后,在找他算账也不迟。

    段奕和叶琳的婚礼是在峂城最好的酒店举行的,和安景之前举行的婚礼是在一个地方。

    看见这地方,这布景让安景又再一次的怀恋当初,那个曾经的自己。

    时间过的极快,转眼间,季宸东都快三十而立的男人了,安景和季宸东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都快要经过七年之痒,被人都说七年之痒是个坎,但在安景眼底或许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虽然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断了,但两人的感情每天都还跟蜜月期似的,如胶似漆,好的让人羡慕,腻的让人眼红。

    酒店里,新娘的休息室内,叶琳一身白色的宫廷大摆曳婚纱,腰间是蕾|丝镂空状的,把叶琳的好身材显现的淋漓极致,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人的视线里。

    两个中国好姐们,看见对方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都替对方高兴,此时看见叶琳一袭白色的婚纱,如女王一样的坐在休息室里,安景都不禁眼眶泛红,摸着她的发髻,说道:“琳琳,你今天真美。”

    看见安景眼中凝聚的水雾,叶琳说:“干嘛,干嘛啊,今天结婚老娘,干嘛弄的这么伤感,哭什么哭,今天可是老娘的大好日子。”

    本来不说话坐着,一袭宫廷的婚纱衬托的叶琳是那么的端庄,典雅,原本之前还是一副完美的画面,但在叶琳开口说话的时候,安景都能听见自己心里那哐当一声全部击碎的声音。

    看样子斯文,文静永远和叶琳是攀不上关系的。

    安景噗呲一声,笑出来,而后轻声说道:“我这不是伤感,我这是喜极而泣,感觉就像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终于有一天要出嫁了,那种心情你不能理解。”

    话音掷地,叶琳伸手怼了一下安景的肩头,故意嫌弃的说道:“你别逮住机会就占我便宜,你有这么大闺女吗。”

    安景面色柔和,抿着唇,微微笑着,说道:“我可不能我女儿现在跟你一样大,我还年轻着。”

    看着叶琳眼中明显带着幸福,开心的笑意,安景也是真的由心的祝福他们两。

    坚持没多会,叶琳就受不了自己一副端坐着,正襟危坐的样子,而后姿势舒坦的仰靠在椅背上,喟叹道:“唉呀妈呀,这都还没开始了,我就累的不行,原来结婚这么辛苦啊,老娘以后再也不结婚了,结一次婚,都快累掉我半条命。”

    见状,安景笑言:“怎么,要是结婚不辛苦,难道你还准备结多次?”

    叶琳背靠椅背,半开玩笑,半说道:“那可说不定,像我这样酷爱小鲜肉的人,说不定等到时候段奕年纪大了,我就踹了他,带着我儿子重新开始我的第二春。”

    闻言,安景好笑的剜了她一眼,鄙夷道:“你就这张嘴巴喜欢过过瘾,你要真做我看你是没这个胆,纸老虎一只,还带着儿子跑,你也不怕段奕削了你,就算段奕不削你,你公公婆婆也不会放过你。”

    那可是他们的大金孙,两人的婚事能顺势的举行,段淼在中间可是出了不少力,这举足轻重的地位,又有谁能在段家与他对抗。

    话音掷地,叶琳嗔怒的剜了眼安景,说:“你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讨人厌,有必要拆穿我吗,让我过过嘴瘾怎么呢。”

    安景坐在叶琳身旁,伸手怼了一下她的胳膊,笑言:“行了,从小到大你就是嘴欠,一张嘴总是想要和别人一争高下,也就只有段奕能容忍你的火爆脾气,但凡是其他男人,都会受不了你这样,你就知足吧,好好和段奕生活,心在儿子也有了,这样多幸福啊……”

    说话间,安景完全像一个妈妈叮嘱女儿出嫁时应该注意的事项,说着说着,两人的眼眶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她们两人可是看着彼此长大的,那感情不是亲姐妹也胜是亲姐妹。

    看着彼此辛苦的走过来,都替对方开心,又心疼。

    说完,两人的眼睛都凝聚了泪水,叶琳抽出纸巾嗔怒的扔在安景身上,带着一丝鼻音说道:“你干嘛,硬是要把我弄哭你才甘心是吧。”

    安景拿起身上的纸巾,擦了擦泪水,微笑道:“可不是,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你可没少让我流眼泪,这次我怎么都要不会来啊。”

    叶琳用她化着紧致眼妆的眸子瞪了眼安景,嗔怒的说道:“我看你和季宸东在一起的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学,唯一学会的就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

    闻言,安景傲娇的说道:“那是当然,以前是我傻才让那么多人占我便宜,我现在背景这么雄厚,我干嘛要让自己吃亏,我不让别人吃苦都是好事了。”

    叶琳伸出食指怼了怼安景的额角,说:“瞧你现在这幅傲娇样,鼻孔都快上天了。”

    就在两人说话间,休息室里走进两个小萌娃,同声用着他们软绵绵的童音喊道:“妈妈……”

    闻声,安景和叶琳两人更同一时间朝门口处看过去,只见俩小粉娃欢快的跑过来,各自扑倒自己妈妈的怀中。

    宝宝和段淼两个各自穿着定制的衣服,宝宝一身粉色的公主裙,头上戴着一顶小皇冠,肉嘟嘟的小脸,现在越来越有安景和季宸东的影子,有着出水芙蓉的美。

    而段淼则穿着定制的Gucci的黑色西装,小小年纪的他,也能看出他以后绝对是个翩翩公子,现在的他就已经开始吸引小女孩的注意,长大后,绝对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他老爹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每每看见安景家的宝宝,叶琳都是喜欢的不得了,松开自己的儿子之后,叶琳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牢牢的睨着宝宝,对宝宝伸出手来,开心的说道:“宝宝,让干妈抱抱你好不好。”

    闻声,宝宝就跟风筝脱线似的直接扑进叶琳的怀中,仰着脑袋,甜甜的笑道:“干妈,你今天好美哦。”

    听到宝宝的赞美,叶琳觉得这是她今天听到最好听的一句话,嘴角都快裂到耳后,笑魇如花的凝视着怀中的小粉娃,俯身在宝宝粉嫩嫩的脸颊上亲吻一口,笑言:“宝宝今天也好漂亮,好可爱。”

    宝宝说:“谢谢干妈。”

    话毕,叶琳那双如狼似虎的眸子,好似带着侵略性的睨着宝宝,而后回眸看向安景,开心的说道:“阿景,我好喜欢宝宝啊,可以让我带回家养几天嘛,哎呀我的妈呀,真是可爱死了。”

    从宝宝出生至今,叶琳对宝宝的喜欢之意从来都不会掩饰,每次见到宝宝都会立马忘了自己儿子,她也想拥有一个和宝宝一样可爱的女儿。

    安景似笑非笑的睨着开笑出花来的叶琳,无情的打击道:“你觉得可能吗?就算我同意,你觉得宸东会让你抱着宝宝回家吗?”

    闻声,叶琳立马哭丧着脸,颓颓的说道:“你老公真烦人,每次把宝宝都护的这么紧,到时候我一定让我儿子把你家宝宝娶回我们家,我看他怎么办。”

    安景笑言:“等你儿子把我女人娶进去在说。”

    彻底被忽视的段淼,一脸不开心的瞅着对面的三个女人,不准确的来说,因该是一个孩子,两个女人。

    现在叶琳有多喜欢宝宝,段淼就有多讨厌宝宝,因为每次宝宝的出现,都会让他妈妈只关注她而忽略自己,现在的孩子的占有欲也是极其强烈的,不喜欢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占有。

    就像在家段奕讨厌段淼霸占叶琳是一样的心情,这两父子的品性都是一样的。

    …………

    婚礼开始后,安景随着季宸东他们一起坐在观众席里。

    叶琳被她爸爸挽着手,穿过布满花海的走廊,摆裙摇曳的坠落在地,缓缓的朝新郎段奕走去,走在叶琳前面的花童分别是宝宝和段淼。

    观众席上,安景和季宸东的好哥们一起坐在一桌,安景脑袋靠在季宸东的肩上,手挽着季宸东的手臂,眸中带着羡慕,欣喜的目光注视着叶琳和段奕的方向。

    安景说:“琳琳今天好漂亮。”

    闻言,季宸东回眸垂睨着安景,只见她眸中闪烁着水光,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安景,而后覆在她耳畔,轻声说道:“老婆,你也很漂亮,在我心中你是最漂亮的。”

    闻声,安景唇角上扬,洋溢着笑意。

    女人最怕看的就是婚礼现场,对于她们来说,那还是有感动,有开心,有动容,反正就是女人的感情集聚地。

    安景声音暗暗哑哑,带着鼻音的说道:“我真替琳琳开心,盼了这么久,终于梦寐以求了。”

    季宸东伸手捏了捏安景的脸颊,笑着说道:“你还真是个傻瓜,别人的婚礼你都能哭的稀里哗啦。”

    安景说:“怎么能是别人了,琳琳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要是让我看见段奕欺负她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好好好。”季宸东笑言:“快把眼泪擦擦吧,妆都哭花了。”

    安景吸吸鼻子,抬起水光潋滟的眸子瞪着季宸东,嗔怒的说道:“你嫌弃我。”

    季宸东立即表态道:“哪能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我都爱。”

    不要说她矫情,其实女人都是这样,不管多强悍的女人,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后,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要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说些以前最讨厌,觉得肉麻话。

    江松涛从看台上收回视线,回眸看见季宸东,调侃的说道:“欸,我说宸东,我看小公主和段奕的儿子挺配的,你看看他们的样子……”

    说着让他们看向分别站在叶琳和段奕身边的两个小萌娃,有人打趣的应和着:“我也觉得,你看看他们现在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关键是两孩子也都长的好。”

    季宸东瞪了他们一样,不爽的说道:“谁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别给老子乱点鸳鸯谱。”

    他们这群人都知道宝宝是季宸东的命,除了他自己,谁都不可以玷污他的小公主,就连他们这些做叔叔的都不行,美名其曰的说,你们身上的风尘味太重,不要污染他女儿的眼。

    嘿,他们这些暴脾气,什么叫风尘味太重,他们又不是娘们儿,顶多也就算是女人味有点,也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

    但谁让季宸东的女儿这么招人喜欢,就算他越阻止,他们还越喜欢往上凑。

    婚礼仪式举行完后,安景就抱着宝宝坐进观众席,宝宝的到来让他们这些大年单身狗们,一个个都被宝宝给萌翻了,全场也就只有他们这一桌的人最欢愉,平时他们就不是一个老实的人,一个个谈天说地的,逮什么说什么。

    一个个都让宝宝喊叔叔,宝宝也是极其给足面儿,你们叫我喊什么我就喊什么。

    江松涛还贱贱的问道:“小公主,你喜不喜欢段淼哥哥。”

    宝宝吃着手里的小糯团,声音软绵绵的回应道:“喜欢。”

    但宝宝说喜欢的时候,一群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季宸东,江松涛又接着问道:“那宝宝想不想给段淼哥哥但媳妇。”

    闻言,宝宝歪着脑袋一脸懵懂的想着,不解的问道:“哥哥,媳妇是什么。”

    江松涛笑道:“媳妇就是你以后可以吃好多好吃的,你也可以吃你妈妈不让你吃冰淇淋,蛋糕,好多好多吃的。”

    听到有好吃的,宝宝想也不想,开心的答应道:“好啊,好啊,我要做媳妇。”

    江松涛道:“宝宝,等会段淼哥哥下来了,你就过去说,段淼哥哥我要做你媳妇,好不好。”

    宝宝刚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季宸东立马转移了她的视线,指着一旁的好吃的,说:“宝宝,你刚刚不是说喜欢吃这个小蛋糕吗。”

    宝宝巴喳了一下嘴巴,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开心的说道:“我喜欢,我喜欢。”

    有了吃了,宝宝哪里还管江松涛刚刚说的什么,完全就沉寂在自己的美食世界里。

    一群人看着终于忍无可忍暴怒的季宸东,一个个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揶揄道:“宸东,宝宝才两岁多了,什么都还不知道,只要是异性你就不让他们靠近,段淼还这么小,你都怕,那等宝宝长大了,你不要天天跟在宝宝屁股后面,那以后宝宝还怎么找男朋友啊。”

    季宸东说:“我女儿男朋友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反正以后不会跟你们儿子在一起,瞧瞧你们的样子,生的儿子一定好不到哪里去,我才不会让我女儿进狼窝。”

    话音落下,有人说道:“这话就没劲了,好像说的你以前就不是狼窝一样,结果还不是一样把安景圈进你的狼窝里了。”

    听闻,季宸东一脸傲娇的不予理会,说:“反正我就看不上你们的孩子,你们也甭惦记我女儿。”

    江松涛道:“反正我现在也没结婚,没儿子,我就等着小公主被段奕的儿子拿下,我可是等着看好戏的。”

    季宸东切了一声,一脸嫌弃的说道:“瞧段奕的样,他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子这么风流,儿子能老实吗。”

    一群人看着躺着也中枪的段奕,都不禁笑出了声。

    他们很似期待到时候谁能一夺宝宝青睐,最后让季宸东这样的岳父收拾的很惨很惨。

    “段淼哥哥,你快来,这里有好多好多吃的。”

    宝宝的一声软绵绵软糯的声音,顿时吸引住了大家的注目,均回头看过去。

    段淼蹙起眉头,一脸不耐打的被叶琳他们带过来,一群人在想,还别说,段奕的儿子段淼真的还真不错,小小年纪就能看出他不一样的风采。

    不过爸帅,妈美,生的孩子能丑吗?

    宝宝欢喜的从安景的怀中跳出来,攥着手中的笑蛋糕,踏着小短腿,哒哒哒的朝段淼方向跑去,嘟囔着粉嘟嘟的小嘴,开心的说道:“段淼哥哥快吃,这个很好吃的。”

    说着宝宝跟献宝似的递到段淼面前,大家都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这一幕,然而段淼却是即使的不给面子,傲娇的扭过头,说:“我最讨厌吃甜死了,拿走。”

    宝宝嘟囔着好看的粉唇,圆溜溜的眼睛扑闪着,继续说道:“可是这个真的很好吃,你尝尝。”

    段淼哼了一声,把头从左往右的扭了一遍,而后说:“我说了我不喜欢吃。”

    嘿,看见这一幕,季宸东的整张脸的黑的冒汁,表情及其的不好。季宸东此时非常想上前去抱回宝宝,而后把段淼这个臭小子教训一顿,老子的女儿特意给你吃的,你都不吃,你给谁脸色了,段淼现在在季宸东的心里完全是黑名单了。

    相较于季宸东的愤怒,安景就就要淡定多了,因为她看见这样的衣服只觉得很好笑,并不会生气,因为安景知道,其实宝宝的占有欲跟她老子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是绝对不会给别人的,特别还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蛋糕。

    这会宝宝能主动的给段淼,那就说明宝宝很喜欢他,相较于季宸东对宝宝时时刻刻的看护,安景相对就要放养的多,其实安景还挺喜欢段淼这个笑屁孩的,平时总是爱装作一副傲娇的模样,其实比谁都还羞。

    季宸东看着宝宝的手一直抵在段淼的面前,而段淼却一直不接下,季宸东刚刚准备站起来上前教训的时候,叶琳就是一巴掌的拍在段淼的后脑上,完全没了以往的温柔对待,凶巴巴的说道:“臭小子,没看见宝宝妹妹给你递蛋糕了吗,怎么这么没礼貌。”

    在别人面前段淼都是一副很傲娇的模样,就算在段奕面前也依旧是这幅德行,但唯独在叶琳面前就是一副乖乖的小绵羊,段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嘟囔着嘴巴,委屈的说道:“可是妈妈,我不喜欢吃蛋糕。”

    叶琳完全一副护犊子的模样,但是了犊子确实安景的女儿,而不是自己的儿子,说:“不喜欢也接着,没看见宝宝妹妹是特意给你吃的吗,不知道妈妈最喜欢宝宝吗,你这样对宝宝,妈妈会伤心的。”

    即使因为你喜欢宝宝,所以他才不想给宝宝好脸色,自己妈妈的恩宠都快被抢完了,难道他就不能发发牢骚嘛?

    段淼委屈的说道:“哦……知道了。”

    而后伸手接过宝宝手中的蛋糕,前一秒还哭丧着脸的宝宝,在段淼接过自己蛋糕后,立马笑魇如花,美滋滋的说道:“段淼哥哥,你快吃,宝宝刚刚吃了,很好吃的。”

    闻言,段淼很委屈的吧唧一口吃着手中的蛋糕,见状,宝宝双眼亮晶晶的,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段淼抿着嘴巴哼唧,余光瞥了眼叶琳带着逼迫似的眼神,而后哼道:“好吃。”

    季宸东瞧着宝宝一副傻傻的看着段淼,见状,季宸东一脸无奈的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看着自己的傻女儿,这么喜欢段淼,突然有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人侵占了。

    安景看着季宸东一抹失望的样子,不禁唇角向上扬起,伸手摸了摸季宸东的后脑,说道:“别伤心,你以后还是我了。”

    叶琳弯腰抱起自己面前正笑的开心的宝宝,迈着步子朝安景他们走去,而委屈的段淼又再次光荣的被叶琳抛弃在身后。见状,段淼甚是狠狠地被自己妈妈抱着的宝宝,他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段奕看着自己儿子吃瘪的样子,唇角上扬,一双和段淼及其相似的眸子洋溢着笑意。

    段奕伸手轻轻拍了拍段淼的后脑,调侃道:“小子,你也有这一天啊。”

    看到段淼在自己老婆面前吃瘪,段奕那叫一个爽啊,这两父子天生的不对盘,在家里,两人没少争斗,因为没有宝宝的存在,段奕每次都被段淼吃的死死的,这会看见他这幅小模样,段奕能不开心,仿佛压抑多年的仇,在这一刻都报。

    段奕心里此时还真有一个想法,就是按照他老婆的意愿,争取让宝宝嫁入我们家,到时候可有他好受的。

    段淼仰着头,哼唧了一声,甩开段奕的手,白了一眼他,傲娇的朝叶琳方向走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