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离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啸,字子韧,在信中谢昭便已经这样称呼他了,只是面对着他,她从来没有这样唤过。

    就在这几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谢昭自诩坚强,此刻也不禁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在看到秦啸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腿下一软,人已是晕了过去。

    再次清醒过来时,谢昭不禁盯着头顶的蓝色帐幔发着呆,记忆似乎有一瞬间的空白,接着她想起了这些日子发生的点滴,泪水不由顺着脸颊滑落,再一侧身便浸在了头下的软枕上。

    “姑娘醒了?”

    墨玉轻手轻脚地近到前来,看着谢昭微微抖动的肩膀,她亦是双眼微红,只在心里一叹,又劝道:“姑娘不要再难过了,起来喝些粥填填肚子吧?”

    “好。”

    谢昭哽咽了一声,抹干了眼泪后缓缓坐了起来,目光在屋子里一扫,这里的陈设布置很是朴素简单,甚至还比不上从前谢府的一等丫环的住所,可就是这样清简的布置却让她觉得心里很是踏实,不由开口问道:“子韧呢?”

    她已是记得自己晕倒前脱口唤了一声“子韧”,这样亲近的称呼似乎已经显出了俩人之间不一样的关系,可谢昭不想改变,秦啸的出现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

    墨玉目光一闪,低声道:“秦校尉眼下正在外院里,也知会了奴婢若是姑娘醒了定要告知他,眼下……”说罢抬头征求谢昭的意思。

    “给我略作梳洗,请他来见我!”

    谢昭穿鞋下榻,她也有许多事情想问秦啸,他明明应该是在边防的军营里,怎么会突然就到了建业城来。

    若是武将不得召令而返京,这可是大忌。

    谢昭抚弄着木梳的手就是一滞,旋即唇边浮现一抹苦涩,连付室皇族都没有了继承人,这南齐将落入谁的手中还难说,这个时候谁还会遵循法令而行?

    乱世将起,而她又该何去何从?

    谢昭摇了摇头,已经不愿深想。

    绿珠去了外院很快便将秦啸给请了过来,甚至她跟在后面都有些跟不上秦啸的步伐,可见他的心有多迫切。

    一直到了谢昭暂住的厢房之外,秦啸这才顿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正了正衣冠,朗声道:“县主,卑职可否入内?”

    “我家姑娘请秦校尉进屋一谈。”

    房门吱嘎一声开启,墨玉盈盈地站在了秦啸跟前,对着他一福身,“秦校尉,眼下咱们姑娘还未用膳,奴婢去厨房里热粥,就让绿珠留在屋外候着。”说罢侧身让过秦啸,自己则是跨出了房门,又对赶来的绿珠交待了一番,这才往厨房而去。

    秦啸跨步而进,已然见着谢昭坐在桌旁等着她,见着她来不禁缓缓站起了身。

    有大半年没见着谢昭了,她看着清瘦了不少,眸中的悲色被她用一股冷然给压在了心底,可她整个人站在那里却从内到外地透着一股悲凉之气。

    谢家遭逢大变,如今整个建业城里都传开了,其实不只是谢家,还有其他士家大族,甚至连皇室都没能幸免。

    秦啸看着谢昭这模样眼神不禁一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只犹豫道:“你……还好吗?”

    谢昭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天边已经隐隐透出了鱼肚白,她这一睡下恐怕就过了一两个时辰,可就算梦里也睡不踏实,翻来覆去都是亲人带血的脸,明明是炎热的夏季,她却睡得手脚冰凉。

    心里的酸涩又在此刻翻腾而起,谢昭侧过头去抹掉了眼角的泪意,转头看向秦啸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子韧……还与我这般生分?”

    国破家亡,她如今还能保有这县主之尊吗?想想都可笑。

    秦啸扯了扯唇角,对着谢昭点了点头,见她先行坐下,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坐了下来,只将她看了又看,“自从两个多月前收到你的来信后,我便让人到了北魏打探一番,才知道那刘满是从北魏叛逃而来,他这人生性狡诈又反复无常,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见谢昭放在桌上的小手抖了一抖,心中不禁一阵难受。

    谢昭的心性秦啸到底了解了几分,她定是觉得刘满生祸都是因自己拒亲之故,这才给谢家甚至南齐带来了灭顶之灾,心中定是充满了自责与愧疚。

    “阿妩……”

    秦啸试探地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像是怕惊扰到谢昭一般,只轻轻地抚在了她柔嫩的手背之上,感觉那一层滑腻与冰凉,他好不容易忍住了想要将那只小手紧紧握在掌中的冲动,只温声安慰道:“这与你无关,都是那刘贼之过!”说罢眼中光亮一闪,坚定道:“我秦啸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势斩刘贼,必为你谢家报这血海深仇!”

    “子韧……”

    谢昭抬眼看向秦啸,眸中泪意又不觉涌出,感觉到他掌中的温热,原本那颗冰凉的心渐渐回暖了几分。

    俩人又交谈了一阵,谢昭这才知道秦啸也是在这个月策马急赶回建业城的,他也不是无令而返,而是从上锋那里讨要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差使,以做应变之用,他是担心着谢昭的安危,也是怕建业城里会有什么变动。

    毕竟刘满还掌握着他部族里八千兵马,若是想要有什么动作,恐怕亦会在建业城里掀起一番腹风血雨,没想到果然是被他给料中了。

    “我只带了一千人马回京,如今就安置在城外一处偏僻的山谷中,我让他们尽量隐匿行踪,不要被南军发现。”

    见谢昭并没有将自己的手挣脱,秦啸心中一喜,不由轻轻地握住了掌中的柔荑。

    他原本只是想要安慰谢昭,可看着她那么脆弱伤心的模样,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恨不得那刘满就在眼前,将他剥皮抽筋发泄一通!

    “南军是李家执掌帅印,如今过了几天却还没有动静,我想他们也……”

    谢昭说到这里苦笑一声,哪一个朝代不是由武将建立的,特别是那些执掌军权的武将历来是帝王的忌讳,若是遭逢变故,他们大旗一扯便能改朝换代。

    或许这也是收到自己求助的消息后,南军迟迟不动的原由,李家人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如今只带了一小队人马混进了城内,若是咱们要走也容易,就看你是不是想要带上谢家人一同离开?”

    秦啸谨慎地征求着谢昭的意见,他手下人手太少,不能与刘满硬碰硬,对上南军更没有丝毫把握,他现在想的只是小心翼翼地保护好谢昭,至于她在乎的家人他也不能置之不理。

    “这……”

    谢昭略作沉吟,接着缓缓摇了摇头,若是她要求秦啸救出谢家所有人,想来他就是拼着一死也不会拒绝,可她怎么忍心连累他?

    但若就是这样只顾着自己逃命,她又断断做不出来。

    “三天,能不能再等三天,若是南军有所动作,甚至与刘满起了冲突,咱们便能趁乱救出他们,到时候就能一起离开!”

    谢昭看了一眼秦啸握住她的手,他的骨节分明显得手指很长,手背也很宽阔,透着一种力量与韧性,握她时却显得很轻很柔,显然是控制着力道,这样一个时时地为她着想的男子,这样一个为了她千里奔袭而来的男子,让她有一种值得依靠的感觉。

    谢昭不知道自己对秦啸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见之不忘,离开又会思念,也许她是真的喜欢着他的。

    与秦啸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他对她体谅、包容,似乎能够容纳她的一切优点与缺点,不会像其他男人,只看重她的身份与美貌。

    “三天……”

    秦啸沉默了一阵,三天之内能够发生许多事,眼下他带来的一千兵马又尽数在城外,他是怕一有变故,便不能护住谢昭的周全,可看着她眼里的乞求与盼望,他到底心中一软,柔声道:“好,我们就等三天!”

    此处宅院是在城东算不得显眼,至少刘满不会那么快知道谢昭躲在这里,只是李郁若发现他带来的兵马恐怕便会猜着他的动向,到时候若是知道谢昭也在这里……

    秦啸心中一紧,依李郁对谢昭的垂涎之态,如今李家又手握兵权,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这事他还要好好琢磨计划,若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会不顾一切地带谢昭离开。

    “谢谢你,子韧!”

    谢昭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欢颜,又道:“阿姜……如今她怀了景淳的孩子,还有阿缘……”话说到一半秦啸便明白了谢昭的意思,不由向她保证道:“放心,我会让人好生看顾着她们的。”

    “嗯。”

    谢昭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墨玉正好端了托盘进屋,秦啸转身瞧见了不由伸手接过,又对谢昭道:“吃些东西垫垫肚子。”说罢便拿了白瓷碗给谢昭盛了一碗热粥,动作很是自然。

    墨玉目光一闪,犹豫着该不该上前,可看着俩人默契的样子,心下一想还是退到了外间去。

    “我没胃口。”

    谢昭摆了摆手,这几日以来她吃得都少,一看见食物她就犯恶心。

    “好歹吃上一些,我看着你吃,嗯?”

    秦啸拿了白勺轻轻搅动着,一边吹着气让粥快些凉下来,话语里带着一丝宠溺,倒是像在哄小孩子吃饭一般。

    谢昭瞧着他那专注的模样,心底不觉泛上了一阵暖意,果然慢吞吞地将一碗粥给喝完了。

    建业城的局势当真是瞬息万变,当皇室已被刘满抹杀之后,原本还被他压伏住的城防与禁卫军已经陆续地开始了反击,也许因为无所顾忌,倒是在皇宫与城内各处与刘满的军队打起了游击战,城外的南军也开始酝酿起了攻城之势,想来里应外合之下,刘满的败退也是迟早的事。

    也许是刘满已经意识到了时局对他不利,就算他起初通过血腥镇压而得来的人马也陆续地反了他,仓皇之下便带着自己的人马逃出了皇宫。

    可是刘满并没有一举冲出建业城,他还记着这一次他反了南齐的初衷是什么,是以出了皇宫之后他又调转人马直奔谢府而去。

    好在当日他派来守住谢府的都是心腹,就算建业城里乱了起来,守住这里的人马也丝毫没有动。

    刘满进入谢府找的自然就是谢昭,可这个时候的谢昭早已经与秦啸呆在一处了。

    “那后来呢……”

    谢昭听了秦啸讲起这几日建业城中的境况时,手心都出了一把冷汗,直到听到刘满率兵冲入谢府后更是脚下一软,差点支持不住,只抬起一张煞白的小脸看向秦啸,嘴唇都在哆索,“我祖母……还有大伯母她们如何了?”

    谢家如今只剩下一干老弱妇孺,哪里能与刘满抗衡?

    谢昭闭了闭眼,她只希望刘满在找不到自己后能够快些离开谢家不要迁怒于众人,可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那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谢家男儿已被他屠戮殆尽,难道看到妇孺他便会心软了?

    想来也是不可能的事。

    “阿妩……”

    秦啸的眸中亦是覆上了一层黯色,若是可能他也希望自己能编造一个谎言骗过谢昭,可谎言根本经不起验证,若是谢昭他日从别人口中听闻,恐怕更是会伤心欲绝。

    好歹……眼下还有他在她身边。

    微微一顿之间,秦啸心中已经转过万千想法,一双黑眸深如点漆充满了对谢昭的浓浓深情,只看向她道:“大长公主……她见了刘贼闯入谢家亦是凛然不惧,甚至对他一通怒骂,最后被……被刘贼一脚踹中心窝,听说当场便闭了气!”

    说完这话秦啸便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看着谢昭,生怕她因为听闻这个噩耗而作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一旁的墨玉与绿珠已是哀呼一声嘤嘤哭泣了起来,谢昭却还在那里兀自强撑着,只是身体抖个不停,就如风中的落叶一般,贝齿却紧咬着红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艳红的血丝已在刹那间布满了那双原本清亮的明眸。

    看着谢昭这般模样,秦啸心疼不已,一双拳头已在身侧握紧了。

    “还有……其他人呢?”

    谢昭低垂着目光,让人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一句幽幽的话语却缓缓地飘了出来。

    “刘贼遍寻你不着,听说带走了谢孟姬与谢栖霞,谢大夫人与少夫人先后撞柱而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